时下正值暑期档,《我不是药神》带热电影市场,它的口碑和票房收割力度,都是近年来国产电影中少见的。

  这是过去三个月来,文娱市场上少有的爆款选手。上一个,还是综艺节目《创造101》。

  不过,相对来说,《我不是药神》的社会影响力更大,《创造101》的影响更偏圈层化。

  “圈层”,是今年上半年被互联网平台频繁提及的一个词。随着受众细分程度的加深,圈层爆款较大众爆款有更大几率产生。

  、网剧、电影(感兴趣的读者可点击看文)在2018年的表现,引发了颇多讨论。此次,综合这三种文艺形式近三个月来的表现,我们进行了一些总结,希望能有共鸣。

  经历过2017年网剧成熟后,2018年的互联网平台整体进入正轨,开始内容竞争时代。不论是品质,还是丰富程度,都有了很大提升。在此基础上,用户更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观看,这为分众消费市场的形成提供了可能。

  今年以来,互联网平台已经诞生诸多在各自圈层颇有影响力的作品,比如《这!就是街舞》《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独孤天下》《忽而今夏》《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镇魂》等。

  随着分众消费市场的日渐成熟,圈层爆款可能会成为创作者追求的新目标。届时,研究细分受众的思维方式和审美口味,会成为平台方和制片方的新功课。

  不过,好的圈层作品应该是具备“出圈”能力的。这一点上,《创造101》和《镇魂》应该是做得最为成功的。

  《创造101》自不用提,两个月的播出期,基本上时时处于舆论中心。不论是王菊引起的“陶渊明”和“菊外人”的话题,还是杨超越自带的热搜体质,都不可否认这档节目的超强影响力。

  起初,《创造101》这样的偶像养成节目,尤其是女团的养成,基本只在特定人群中有影响力,详见SNH48的目标市场。但是,节目的剪辑、故事性呈现方式等因素,让这档节目收获了最大范围内的女性观众。

  一波波为自己pick的偶像安利、投票的粉丝,带动了巨大的流量和话题,在媒体的助推下,节目和艺人都实现了出圈愿望,在大众群体里引起热议。

  《镇魂》的出圈,主要表现在两位主演身上。白宇、朱一龙凭借对原著人物的精准还原,收获了一批“镇魂女孩”。用微博上一位评论人的话说,“这两位演员,其实收获了一大波报复性流量”。

  何为“报复性流量”?《镇魂》改编自网文大神Priest的同名耽美小说,种种原因下,这部剧的叙事混乱、质量堪忧,但是白宇和朱一龙却用十二分的用心,将原著中的两位主人公刻画得细腻而传神,所谓“外部逻辑崩得一塌糊涂,内部逻辑(两位主人公)却稳稳立住”。镇魂女孩们对白宇和朱一龙的热捧,某种程度上是对剧的质量、甚至是整个影视市场的不满。

  就这两个作品,影视独舌和影艺独舌进行了多次报道,尤其是影艺独舌对朱一龙的专访,在微博上获得了不少认可,关注度颇高。

  这是个争议四起的时节:阴阳合同、《后来的我们》退票门、宣发方与投资方矛盾重重

  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崔永元在微博上的一系列“举报”,涉及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偷税漏税、转移资产、权商交易…等等,证监部门、税务部门、人民银行、公安部门,还有宣传和广电系统,已经启动和正在酝酿的清查行动无可避免。

  同时,崔永元还发布微博,直指电影《大轰炸》“号称三亿拍完,你们花了十亿都不止好吗”。一时间议论声四起。

  电影《大轰炸》是快鹿集团资本骗局的“遗留问题”,历经坎坷,终于在今年迎来上映消息。导演萧峰曾在微博上深情回忆拍摄时遇到的种种困难和风雨后见彩虹的喜悦。

  传出“花费10亿拍摄费用”的消息后,《大轰炸》剧组迅速做了回应,“在电影拍摄完成后,摄制组的拍摄支出总额并未超出当初1.5亿的预算,整个剧组可以说是替资本背锅,被谣言抹黑了。”

  影艺独舌刊发了片方的声明,并表达了希望这部电影早日上映的心愿,响应者众。电影不该为资本买单,数千位坚持工作的从业者的心血,也不该被辜负。

  《后来的我们》是今年电影市场的一个小爆款。自点映开始,便拥有很好的口碑。而该片共鸣感颇强的故事、情感点设置等,也让其在票房上的表现所向披靡:前三天票房皆过两亿。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它创造一个个票房纪录,甚至有人预测它的票房会超过30亿。

  不料,没过几天,便被爆出该片在全国各地出现大规模退票行为,且大多发生在猫眼平台,而猫眼又是这部电影的制片、发行方,一时间,“《后来的我们》通过预售‘大批购票’以提高排片,再利用影院的退票政策进行批量退票操作来骗取更高票房”的说法甚嚣尘上。

  《后来的我们》13.6亿的票房,把刘若英推上国内票房最高女导演的位置,但这个成绩蒙上了种种阴影,始终还是不够有说服力。

  最典型的例子,应该是导演丁晟和北京文化就电影《英雄本色2018》,公开质疑电影宣发方光线传媒的宣发和票补费用有问题,要求光线提供明细。

  丁晟导演在微博发布《光线,请拿到阳光下》一文,要求光线万的宣传费用何在后,在业内引起了极大反响。此后,陆续又有几起类似事件发生,这实际上是电影宣推领域规则的混乱造成的。

  不论是退票门,还是电影投资方和宣发方的矛盾,都直接影响着电影市场的健康发展,影视独舌作为行业媒体,对此有着高度的自觉性,积极参与报道、评论,为影视市场回归有序、良性竞争尽一分力。

  这三个月也可以称为颁奖季。国内外、电视电影,都有重量级奖项在此期间颁发。

  中国电视剧三大奖项之二——飞天奖、白玉兰奖——都颇具份量,每一年的预测、快报都是标准动作,也因此积累了一批喜欢此类文章的读者。

  今年的飞天奖最佳男女主角分别由张桐(《绝命后卫师》)、孙俪(《那年花开月正圆》)获得。

  《那年花开月正圆》是去年的收视热门剧,孙俪对陕西女首富周莹的刻画是全面而精准的,获得飞天奖最佳女主角似乎是实至名归。但张桐可以算得上是爆冷了。

  说起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谁,但是说起《亮剑》里的魏和尚,应该少有人不认识。拿到飞天奖视帝后,张桐势必拥有更多好资源,这大抵是对一个优秀演员最好的奖励。

  今年的白玉兰奖,电视剧《白鹿原》和《我的前半生》是最大赢家,分别收获三项大奖。这充分证明了现实主义作品回归的趋势。而最佳男女主角花落何冰(《情满四合院》)和马伊琍(《我的前半生》),则是对中生代实力演员的认可。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亚洲电影大放异彩:韩国电影《燃烧》刷新场刊评分纪录、是枝裕和的电影《小偷家族》勇夺金棕榈大奖、中国导演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入围主竞赛单元、中国导演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一种关注”单元。

  影视独舌和影艺独舌对《燃烧》、《小偷家族》都做了详细评论。《燃烧》上映后,不少抱有高期待的影迷对其提出了质疑,影视独舌针对文本提出了不同看法,达到了为读者释疑的目的。

  金像奖颁奖礼上,古天乐25年银幕生涯第一次拿到影帝奖杯是最大看点。参演过100多部电影、多次提名金像金马奖,却始终颗粒无收的古天乐,今年终于凭借《杀破狼·贪狼》中寻找失踪女儿的警察父亲形象,摘得金像奖影帝桂冠。

  在业内堪称“劳模”的古天乐,为了拓宽戏路、甩掉偶像包袱,不遗余力地晒黑、扮丑,并且勇于尝试各种类型的影片和角色,为何却迟迟得不到奖项的认可?影视独舌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共鸣者颇多。

  这三个月,还有场编剧活动不得不提——数十位编剧齐聚山西右玉论剑,提出了“剧作中心制”,得到了官媒和诸多业内人士的认同。

  剧作中心制,不是编剧中心制,而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剧本,争取剧组所有部门都做成加分项,剧作为大,内容为王,完善影视剧生产流程。

  剧作中心制的提出,有利于影视剧行业的健康发展,也会一定程度上提高优秀作品的产生机率,更有助于提升中国影视的原创力和创新力。

  今年是中国电视剧诞生的60周年。影视独舌是电视剧的一生蜜,为电视剧的发展操碎了心,也从电视剧发展中受了益。在这个必须做点什么的时刻,我们在上海电视节期间推出了视频脱口秀《中国电视剧60讲》。

  目前,这个系列节目已更新了6期,正好讲完中国电视剧的高峰——《大明王朝1566》的主创和演员,以及相关创作故事,收获了不错的反响。

  此外,因探讨的话题具有强烈代入感,《归去来》《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等剧在微博上拥有很高的讨论度,对同类型剧的创作,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